当前位置:首页 » 阳光杂谈 » 正文

我的故事,小学

175 人参与  2020年01月16日 04:05  分类 : 阳光杂谈  点这评论

从幼儿园进了一年级,我感觉和比我小一岁的孩子有代沟。和同龄人在一起我总是被轻视,因为个子矮,同龄的小伙伴会给我起绰号,嘲笑我,虽然是玩笑之语,但也让我有些羞愧。我心中暗暗努力,我一定要好好的学习,不能输于比我小的孩子。结果下来,一年级两学期得了奖状。第一次领奖的时候还闹了一个笑话,有老师给我说上主席台领奖状行少先队礼,还有一个老师说要鞠躬,我不知道谁对谁错,我一边举手一边弯腰鞠躬。呵呵,不过当时五百人的全校大会,谁都没注意这个细节。从幼儿园进了小学一年级我还没有适应这样的环境,老师布置家庭作业,我回家之后总是玩,不去写作业,第二天没作业交,被老师一阵体罚。有的时候怕老师打,就夜里偷偷起来写作业,父亲看到了,又是一阵暴打,我总是没有记性,打过之后,还是我行我素,依然不会去做作业。这样的情形有10次,当然我少不了皮肉之苦,我特别厌倦上学,我心中的梦想是:一个人无忧无虑的玩耍。有的时候作业没写,怕老师体罚,我就会装生病,不去上学。然后老师就会派一个同学来请我上学,当然我是不去的。我就是这样厌学,虽然我能考出好成绩,但那不是我想要的,而是大人把自己的美好想法强加在我头上。父亲是个农民,体验到做农民的苦处,他希望我能成才。我是被动式学习,老师曾经用马来比喻三类人,一类人不需要鞭子抽他就能跑,还有一类人鞭子抽到身上才会跑,还有种人鞭子怎么抽都不会跑。我属于那种鞭子抽到身上才会跑的人。一年级的时候被一个调皮的同学和五年级学生联手按在渠道里,头上灌满泥巴,后来我回家了,妈妈带我那同学家里找他父母评理。一年级的时候,老师会让学习成绩好的学生,上讲台带学生读汉字,老师想让我上去带学生读汉字,并且鼓励我说,假如我上去,就让我做班长。我拒绝了老师的好意,我很怕当众讲话,害怕出丑。

进入二年级,我的成绩还算不错,期末考试只有数学得了90分以上,语文只得了89分。班中有两个学生全是90分以上,直接评选为三好学生,其中一个学生是留级的。老师也发扬了民主之风,让所有的学生选举我们有名次的学生,我的得票少的可怜,才两三票,一个就是选中的三好生投的,还有一个是我后来的妻子。其他有一个同学,两门全是80几分,但投票多,有20几票,当然他当选了,呵呵,我落选了三好生。这事给我不小打击,我没有以前努力了,但不是说不学习,以前是铆着股劲学习,现在没有以前那种干劲。有一个女孩,成绩和我不相上下,老师让我们抄书本的上的词组,我是一边读出来一边写,她很聪明,也不看书,我读什么她就写什么,很显然她的速度比我快多了,呵呵,我当时给她开了个玩笑,我自己写正确的词组,口里读另外的词语,她还是照着我读出来的词写,后来她知道写错了,报告老师,说我的过错,当然老师没有理她,虽然她是城市户口,临时在这里上学的。

有一次老师叫我站起来读课文,我和大家一起读的时候,很流畅,让我一个人读,就读的结结巴巴的,不光结巴,我的声音也变调了,大脑一片空白。全班一下哗然,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。多年之后我还没有突破这个障碍。在公众场合我总是避免讲话,包括打电话。

父亲这时候和人家出去收废铁和铜,当时他们是撑着船出去的,船上搭个茅棚,就住在里面,和父亲一起出去的四个人有三个人作古了,都是得癌症死的。而父亲活得好好的。父亲有的时候过年出去给人家贴财神赚几个小钱,有的时候给别人炸炒米。父亲没有手艺,养两个孩子负担很重。总想着法子赚钱,但赚不到什么钱,我家属于极度贫困的家庭。我小时也没有尝过水果是什么滋味。进入三年级,老师还是和一二年级的老师一样,喜欢布置很多家庭作业,喜欢体罚学生。三年级开学后,第一天大扫除,老师让我们写劳动的作文。对我而言写作文比天书还难,我脑子里没有什么词汇,当然写不出什么好作文,能叙述完整了就算不错了。我的作文只得了60分,以后我每次写作文都没有高分。唯有一次,我写了家里的猫得了80分,这猫对我来说太熟悉了,我观察的也仔细,我和猫有很深的感情,有的时候会抱着猫睡觉。父亲在我三年级的时候给哥哥砌了三间五架梁房子,为将来结婚作打算。家里只有三千元,买了横梁的木头之后,钱就用光了,其他的材料都舅舅们送过来的。水泥,黄沙,石子,石灰。从这之后,我家就负债了。日子过的紧巴巴的。

上三年级,班里的学生经常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画画,刚领的一盒粉笔一个星期不到就用光了,后来老师想了一个办法,抓到谁谁就罚款一毛钱,有一次我们五六个同学都被抓到了,每人只好上缴一毛钱,放在讲台的粉笔盒里。第二天是日全食,全班学生都出去观察日全食,我回到教室,看到讲台上有一个交公的橡皮不错,就一时贪心拿了下来。同学们都进了教室,我若无其事的坐在座位上听课。第三天早上上学,当我进了学校,准备进班级门的时候,老师把我拦住了。同学们都在里面读书,我是最晚进学校的一个,老师问我有没有拿讲台上面的钱,我说没有。老师一直在逼问。就是不放我进去上课。我哭着诉说,怎么证明都没用,老师就是认为我拿了前面讲台上的钱,还说有同学看到我拿的。我百口莫辩,又不能说我拿了橡皮。而且老师和我说,只要我承认了拿前面讲台上的钱,就放我进教室读书,我委屈的只好答应,这样老师才放我进教室和同学们一起早读。后来只要我犯了错误,老师都会这么和我说:我到老都不会忘记有这么一个小偷小摸的学生。这是我被人冤枉的第一次,而且是让人尊敬的老师附加给我的。很多年都不能释怀。直到遇见了佛法。

三年级可以订一些课外书,有儿童画报,故事大王,童话大王,当时价格是10块钱吧。我家里穷,我也不好意思和家人提这个要求,订课外书看。我后来观察了,订书的这些同学,作文成绩突飞猛进,而我的作文看起来干皱皱的,没有一点文采。

三年级升四年级的暑假,我得了一场大病,几乎去掉半条命。是急性肠炎,泻的不成人形,一天20几次水样腹泻。在乡卫生院看了几天,住了两个星期,到9月1号开学了,我回家休息了一个星期,父母怕我功课落下,送我去上学了。我的数学成绩好,赶上来了,音乐课没听到,基础的东西我不会。以后考音乐,我的成绩都不理想。在我回家修养的日子里,叔叔来看望我,送给我一篮苹果。呵呵,我都没这个口福,被哥哥吃了。哥哥说苹果是凉性的,我得的肠炎不能吃凉性的东西。

就在我三四年级的时候,我得了一次哮喘,当时还不知道是哮喘,只是感觉呼吸透不过气,我要大口吸气才有足够的氧气供应身体。后来自然而然的好了。晚上放学,我一个人是不怎么敢回家的,我的房子年龄比我父亲还大几岁,阴森中透着恐怖,我总觉得房子很邪门,我仿佛能看到里面有鬼。有一个月的时间,我睡觉熄灯之后,总听见一个人在我房子里走来走去的,把我的心里搞的很恐怖,但又是那么真实。有的时候,那个人还会到我的床前探视我,当然这时候,我都是闭着眼睛,屏着呼吸。我不知道这人是什么人,有一次冒险偷看了一下,那人穿着灰布长衫。身高有1米75左右。我和父母说了,他们都不相信。后来母亲让父亲和我睡。我依然能感觉到那人的存在,我生怕那人把我拉走,我用力抱着父亲的大脚。早上天亮了,起床后,我和父亲说了,问他有没有看到人,他说没有。我很奇怪,谁这么无聊,半夜三更总是在别人房子里走来走去的?我当时还以为是小偷,我家院子的门是栅栏,有门也等于没有门。房子的窗子是竹片的窗栓。我每天晚上都会检查有没有栓好。每天夜里他会准时出现,我当时很奇怪,这小偷什么本领,我家窗子关的好好的,他都能进来。一个月的时间,此人消失了。以后我睡觉也看不到他了。这是我的一段奇特经验,我自认为不是幻听幻视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

四年级的暑假,我们这里的一群孩子,都在学游泳,包括我哥哥,有的比我大四岁,有的比我大三岁,有的比我大两岁,有的比我大一岁。我是他们当中第一个学会游泳的,后来我又是第一个学会了仰泳,学会了踩水。我们这群伙伴都是那一年暑假学会游泳,有八九个之多。开学后,我和比我力气大很多的同学扳手腕,竟然不相伯仲。

也是这一年,我学会了钓鱼,我迷上了这种体育运动,每当放假,我都会带着我的鱼竿去钓鱼,战利品是不敢带回家的。父亲很暴躁,看到我钓鱼,就追着我打。把鱼竿折断,霹雳巴拉打起我来。父亲打我,母亲是不敢拉的,只能替我求情。这要看父亲火气消了没有,消了话,会让我从地上起来。父亲打我的次数不计其数,我都懒得去统计,也懒的去回忆,父亲的暴躁在他们弟兄三个中是最出名的。也是父亲,老师,他们这样的训导,让我的个性一点点的消失,到最后失去自我,变成了依赖,变成懦弱,变成了没有主见。有一次父亲打过我之后,叫我吃饭,我心中有气,当然没有吃,父亲叫了三四声,我都没吃饭,父亲气的把饭碗,菜碗掼在地上,准备来打我,我逃跑出去。父亲在后面追没有追到。我走在路上,心中真想把父亲杀了。(若遇前后父母恶毒者,说返生鞭挞现受报。)当然这都是我的报应,我坦然接受,也是我的业障,我现在不但不恨父亲,反而做了一个孝子,孝顺父母。(若遇吾我贡高者,说卑使下贱报。)我被小伙伴们轻视,起绰号,个子矮小。这是我过去生中贡高我慢果报。(若遇网捕生雏者,说骨肉分离报。)我这10几年颠沛流离,居无定所,也是我捕鱼捕虾的报应,我比旁人更容易理解吃透因果。

四年级的时候接触了武侠小说,当时幻想也写一本武侠小说,真是一个小武侠迷。机缘不巧合,作业也多,就放弃了。我的头脑那时候很聪明,看一篇文章就知道写的什么了。好像脑子里会自动出来。也许是年少单纯,获得了一定的定力吧。长大之后污染的多了,脑子也就没有小时候的灵光了。阅历是人生一种财富,我很幸运,收获了这么多果实。

-------------写于2011-3-12 00:16:24

下篇:我的故事,中学

来源:阳光随笔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ygszw.com/ygzt/224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相关文章

© 2019~2020 阳光随笔 版权所有 |

苏ICP备13019529号-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