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阳光杂谈 » 正文

我的故事,童年

103 人参与  2020年01月16日 03:06  分类 : 阳光杂谈  点这评论

我最久远的记忆是从乡卫生院出来,当时可能妈妈刚生了我,妈妈还住在医院休养,然后我被带到家里。这是一个贫穷的家,父亲弟兄三人,家里每人分一间老祖屋。我的叔父上了省泰中(就是胡jin涛毕业的那所中学),当时家里穷的叮当响,但叔父坚持要上学,宁可不分家产。这样砸锅卖铁,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卖了,奶奶让叔父上了省泰中。还好当时学校有补贴,每个月有两元生活费。爷爷过世的早,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饿死了,这样一个大家庭的重担压在了父亲身上,父亲和我说他是19岁没了老子。奶奶的身体不好,有慢性哮喘,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根本没法医。父亲还有一个弟弟,比父亲小10左右,也没上学,18岁的时候去新疆学手艺了,做一名瓦匠。父亲小学也没上完,就辍学了,家里不能没有顶梁柱,这样贫困的家庭有太多的心酸事要说,妈妈经常和我说,出去挑河,人家是弟兄四个轮流挑,而父亲是一个挑。也没人替换。还好这样困难日子就这么挺过来了,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。在农业社,父母要出去上工,就把我一个人锁在黑暗的古屋,我大声的哭泣着,直到把嗓子哭哑,我太害怕黑暗了,我的童年没什么人带过我,所以我的童年是孤独的。后来家人把我寄在姨妈那里,姨妈给人家冲猪圈,冲一次两三分钱,我跟着她后面,一个小屁孩拖着一个大扫把。大家可以想像这样的场景。有一次在姨妈家里院子里,姨妈在切猪草,我围着她家的泡猪草大圆缸玩,我看到缸里面有我的影子感到很好奇,不知道怎么就掉缸里了。等我有知觉的时候,姨妈已经给我在洗澡了,清理身上的臭猪草味。姨妈家里有四个孩子,有一些已经成人,还有两个比较小,一个比我大7岁,还有一个比我大9岁。有一次姨妈去泰州。她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两斤柿饼,她的最小孩子和她说,不要给我吃,在极度贫乏的年代,这些事都能理解。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给吃柿饼,童年的记忆已经遗忘。还有一个比我大9岁的孩子,经常命令我做事,用条帚扫地。

后来姨妈可能有事,不带我了,我的父母也不把我锁在家里,就让我一个人在外面,我最深的记忆就是,我经常坐在家门口十字路口的一块石头上,看着南来北往的人,凝思。有的时候,天已经很黑了,家人还没有回来,我有种惆怅。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,家里黑咚咚的,我也不敢回家,怕鬼把我吃了。

村中建了一个幼儿园,我也到了入学年龄,我死活不肯上学,父亲吓唬我,说如果我不去上学,就把我吊在房梁上打。一边还装模作样的用麻绳把我捆起来扔在踏板上,我只好屈服,硬着头皮上了幼儿园。当时以为父亲真会这么折腾我。在我印象中,有次父亲和妈妈打架,父亲扯着妈妈的头发,父亲是个大老粗,脾气暴躁,有点大男子主义。

幼儿园有次周末放假,我和两个小伙伴在一起玩。到一个小伙伴家里,大家商量着钓鱼,就找来大头针,然后扒开砖头,挖了几条红蚯蚓,还真象样的钓了起来,不一会儿就钓了一条小鱼。这是快乐的回忆。

我的印象中都不知道奶奶的存在,奶奶没有带过我,她的身体很差,一直在大口喘粗气。照顾自己都困难。最小的叔叔从新疆回来,我来到他家里玩,他家里一个缸里有好多玻璃球,我拿出几个就在他家前面的院子玩,当时那个年代玩玻璃球已经算不错的游戏了,我不亦乐乎的玩起来。叔叔家里有一张床铺,上面有一个人躺在上面,那就是我的奶奶。奶奶当时身体很虚弱,还没有死,过了一阵,奶奶不见了,我就问妈妈,妈妈告诉我,奶奶上上海了。当然这是大人的说辞。奶奶原来是上海纱厂的工人,土改的时候,分土地,就回来了,奶奶还有一个孩子,嗷嗷待哺的时候就送给了她同厂的女工,当时也没办法,家里太穷了,送人了起码还能养活。奶奶过世的时候,他的儿子也没有回来认她。认为奶奶绝情,从小抛弃了他。

上了一个学期的幼儿园,后来幼儿园调到邻村了,我也没再去那里上学。就这样一直在家里待着。一直待到后来的中心学校建成。哥哥已经上小学了,有次他们老师,叫他们带通知,给弟弟或者妹妹,到了适龄的儿童叫他们来报名上学。这样隔了一年,我就进了幼儿班。幼儿园里,我是最笨的,老师布置的问题,我都不会解答。我也没有语言能力,我不会算术。不会画画,我什么都不会,当时小小的年龄还不知道自卑是怎么回事。我幼小的心灵也没有其他的胡思乱想,属于比较纯比较纯的那种。

学龄前有次去一个人家里,看到挂在墙上的死人相片。回来后睡觉,就能看到恐怖狰狞的面目向我扑来。我就哇的哭出来,我中邪了,家人带我到一个挺有名的老奶奶那里,这个老奶奶有把神奇的扇子,扇几下就会好,我去扇过之后还是没有好,我从此以后得了惧黑症,害怕黑夜。因为黑夜到来,躺在床上,我就会联想,想像很多恐怖的事物。

幼儿园我比别的孩子都上的时间长,我上了四年,我的生日是腊月里的,够不到年龄,别的同龄孩子生日比我大,都上一年级了,还有些够不到年龄的孩子,家里找人,也能给他上学,只是我家里没有给我找人说情让我上一年级,这是我童年的憾事。老师说成绩好的也可以上一年级,要考试,我当然考不出,结果我就和比我小一岁的孩子在一起又上了一年幼儿班,我有种失落感。

-------------写于2011-3-10 13:37:18

下篇:我的故事,小学

来源:阳光手赚网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ygszw.com/ygzt/223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我在快分网赚了2383元,你也来这里赚钱吧!
==>点这里下载广告很干净的转发平台快分网<==

  • 评论(0)
  • 赞助本站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相关文章

© 2019-2020 阳光手赚网 版权所有||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