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阳光杂谈 » 正文

我的故事,气功

171 人参与  2020年01月16日 04:45  分类 : 阳光杂谈  点这评论

九五年,我还在上中专,有一次回家,跟着妈妈到废品收购站玩(那时她在那里做杂工,我才有机会得以进去),从小学的时候,我就经常到那里淘书,那一年淘了一本气功杂志,书面泛黄,是八五年刊的,我如获至宝,由于对气功有着神秘感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就照着杂志上的功法介绍练起来。那时候头脑很单纯,也没有什么思想负担,正好与气功的松静自然相吻和,很快就有了气感,自身也体验到气功态的莫名快乐,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气功。

回到学校,我如饥似渴的饱读气功典籍,没有钱买书,就独自一人跑到新华书店,独自浸淫在书籍的海洋之中,有一次最大的破费是买了一本叫气功要旨的书,是复旦大学出版的,因为实在是爱不释手,就想拥有为快。午日的阳光还很惬意,我躺在宿舍床上默默练功,室友们不知我在干吗,诧异的像看着外星生物似的,后来他们知道我在炼气功,我也没有必要藏藏躲躲了,按照气功要旨功法,念嗡,啊,吽,并用不同的光照顶轮,喉轮,心轮,第一次炼功,我就能看到自己的颅骨,也不知是幻境,还是激发特异功能?炼完之后,头很晕。

那时的心比较散乱,好功法一个接一个接踵而至,看了让你不得不动心,有次在新华书店,看到王安平写的修真心语,心里喜不自禁,想买下,可是由于囊中羞涩,只得作罢,凭着记忆,回到学校把功法记下,又勤奋的练了一段时间,确切的说,这时候功夫已经上了一个层次,精神也已介于慌惚之间,有次和同学打赌,说我能用意念让月亮隐于云中,也可以拨开乌云,重见月亮,同学觉得匪夷所思,没有和我赌下去,这时还出现一种情形,我看人能把人看没了,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看着别人由清晰变模糊直至虚无,有天突发奇想,看着镜子里的我,一直注视着,到最后什么也没有了,我的影像消失了(南怀谨说看镜子容易造成失魂症,导致精神分裂,我那时不懂)还有一种奇怪现象,看着室外的绿树,然后把视线调到旁边,就会显示它的补色红色(胶卷上显示的颜色),并且这棵树的影子还会在虚空残存十几秒,现在了解了生理学,才知道那是光子在视网膜上残留的能量。

这段时间,还有次午休,我躺在床上,无意中就进入功态,身体不能动弹,从外面噗的飞进一个火红的火球一直往我脑子里钻,随后就炸开了,我能听到爆裂的声音,随后身子也能动了,看着谈笑风声的同学,我估计他们是不会知道我的奇异经过,当时,我以为这是炸丹(气功书说上,炸丹可以打开能量通道,激发特功)现在看来,可能是一种幻觉,因为那时看过这方面的书(关于炸丹),潜意识就留下了印象,再加上自我催眠的作用,就构造了这样的场景。

九七年的时候,在校外一个小书店,看到一本书名"少林内劲一指禅",作者是阙阿水,是气功要旨该书作者的师父,爱屋及乌,看到上面内容也很翔实,很有说服力,就又炼起了站桩,学校里找不到好的处所,那就在同学上晚自修的时候,把宿舍门关上,一个人悄悄地练起站桩功,由于大量的精力用于气功锻炼,学习上付出的精力少之又少,考试成绩也不理想,有几门还要补考,虽然这样,我还是对气功很痴迷,当别人谈情说爱的时候,我脑子里想的是气功,当别人学习的时候,我关注的仍然是气功。

某个星期日,我又云游至扬州中日友好会馆前面一个亭子,看到一群人盘腿而坐,我又来劲了,之前,我一直照着书上功法独自修炼,从没有一位良师益友指导,现在看到现实生活有人炼气功,那我可找到切磋的对象了,那种喜悦是无语言表的,之后,我就加入他们的功团,那个群里面有个阿姨,很慈善(也是组织者之一),她还送了一些功书给我,我随后把我小时候的一些神奇经历讲给她听,她给我说了一些道理,我当时感激涕零,真想认她做干妈,等我回校之后,打开书,上面赫然印着三个大字,"转发论",我迫不急待的读完全册,把书小心的放好,对里面内容不甚明白,就想过些日子再去问个清楚,在另一星期日,我又出发了,(中途有个小插曲,我曾加入"中华万人读书工程",是共青团举办的,入会三十元,发一本带标志的书,可以在各个书点换书看,正巧我去换书,那里一个老者看到我怀里还有本书,就叫我拿给他看,等我挑好了自己想要看的书,老者把那本转发论也拿给我,并指出上面许多荒谬之处,叫我不要学,可惜我那时没有智慧眼,直到今日我打心里还感谢那位老者,他真是我的善知识啊,或许今天他已不在人世),来到功点,我一时还未能接受该功法,和那里一个学员辩论起来,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练功队伍,我的意志也动摇了,最后炼起了发论大法,作为学生,我只有星期日才有空闲,早晨出门,乘车一元钱,然后在扬州街上玩,有时是在新华书店,饿了就买个面包,到傍晚就来到炼功点,因为他们炼功很有规律晚7~9点,晚上是没有公共汽车的,练完功,就一路走回来,十几里的路程(友好会馆至扬州西站)走两个多钟头,子夜时分,路上行人稀少,我也不觉害怕,回来时看到脚上竟然长出两个水泡,情形好的时候,会和同学借辆自行车,常常十点不到,就回来了。可以这么说,炼气功成了我中专四年的精神支柱。

九八年,是我中专毕业的一年,按照以往的惯例,上半年照例是要实习,下半年拿一张文凭。我没有呆在家里,不想看父亲的脸色,就跟着亲戚来到新疆哈密,一个叫雅满苏的小镇(戈壁腹区),那里正在轰轰烈烈的建设铁矿,我们江苏的工程队在那个接了一个工程,我被分配做小工(省五千字,辛酸),在十二月上旬,我终于踏上回程的火车,脱离苦海。这半年里浓缩了我廿几年的苦难,每日的疲惫令我再无精力练气,我对气功的激情也已淡漠,随后政府取缔发论功,让我对整个气功界大失所望,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用一把火把转发论和所谓的经书付之一炬。这些年练过的功法有:气功要旨,孔宪德。修真通灵气功,莫文丹。中华养生益智功,张宏堡。少林内劲一指禅,阙阿水,浑圆气功,王安平。发论功,你红只。有许多功法,不乏夸大其辞,虚张声势,按照心理学所说,气功态也是一种心理反应。 

-------------写于2007-1-31 12:48:48

下篇:我的故事,不贪

来源:阳光随笔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ygszw.com/ygzt/228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相关文章

© 2019~2020 阳光随笔 版权所有 |

苏ICP备13019529号-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