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阳光杂谈 » 正文

我的故事,学佛因缘

161 人参与  2020年01月16日 04:29  分类 : 阳光杂谈  点这评论

98年中专毕业后,哥哥带我到新疆打工大半年,那时候刚从校门出来,上学花了两万多,家里原来就很穷,我上学的钱大都是借的,就这样跟着哥哥到新疆一个工程队做工。刚去,第一天就不适应,别人砌房子,我负责给他提泥灰,我身子很单薄,只有106斤,做不动,只好咬牙坚持着。新疆的气候很干燥,我的身体素质不好,鼻子经常流血,两三天就流一回,有的时候一天流几次,当时条件很艰苦,吃的也不好,天天吃大白菜汤,一个月吃三次肉,到了工地上干活更累。做的是一个水库工程,在新疆的戈壁上建两个圆柱蓄水库,建之前,要按照图纸,平整土地,地上不象我们内陆泥土那么松软,全是风化石,用十字锛,凿啊,铲啊,挑啊。进入夏季,挥汗如雨,每天早上天不亮,就被包工头喊起来,晚上做到太阳落山,一天做十四五个小时重体力劳动,在这样的环境每天我都有度日如年的感觉,希望工程快点结束。特别是倒混凝土的时候,几天几夜不睡觉,人几乎累的虚脱,我很想逃出这个魔鬼之地,但身上没有钱,坐火车回家。只能做一天挨一天,有的时候我都担心自己会客死异乡。放工了,休息躺在床上,也没事做,没电视看,收音机没信号,偶尔有信号能收到外国的电台。哥哥有时候会和嫂子通一下电话,工程紧张的时候,睡觉后早起,身上四肢百骸都疼,进入冬季做工,手上裂了十几道口子,可以看到自己裂口处的鲜肉,我还有十年以上的慢性肠炎,每天拉三次,每个月平均流十次鼻血,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度过那个艰苦的时期。工程快要接近尾声了,拆模版,我是个近视眼,眼睛有400度近视,我一直不带眼镜,生怕别人看不起我,一脚踩到三根铁钉,有5CM那么长,虽然很痛,还是坚持把活干了,经过大半年地狱式磨练,我开始同情家里被我捕捉到的一条鲫鱼还有几只小螃蟹,有的时候真想打个电话叫爸爸妈妈把它们放了,还没去新疆打工前,我在家里一直喜欢钓鱼,抓螃蟹,捕龙虾,弄到这些水生物就养在家里,经过新疆这一次历练,我的佛缘到了。

从新疆回来,在家待了大半年,父亲经常没有好脸色给我瞧,就托人帮我找了这个工作,到上海做和尚,我是一百个不同意,当时书生意气,觉得做和尚会让人瞧不起,打死都不想去,后来哥哥也来了,大声的骂我,老远处把佛教念诵集砸在我的脸上,逼着我去,我没有哥哥叛逆,我的软弱性格决定了我的做事,我勉强同意,眼中默默的流下泪,因为上学的时候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,我个人有种负罪感,觉得应该为家庭分担一些什么,父亲卖了家里的一头壮猪,给我买了一双皮鞋,配了一副隐形眼镜(上学的时候我已经有400度近视了,但我一直不戴眼镜,可能是家贫自卑吧)还有几百元做我的盘缠,就这样我一个人坐汽车到了上海,和佛结了缘。

刚开始看的好多佛教的书都是净空法师的,我的佛学基础是净空法师给我打的,99年~06年我是在佛门度过的,03年我就结婚了,05年有了孩子。我就说说我家里的情况吧,还没有结婚时,因为砌房子,我岳父和我家关系闹的很僵,砌房子的钱全是父亲到外面借的,没用岳父家一分钱,结婚后我和老婆关系也不好,还打了一次架,那时候真的很苦闷,我都怕回家,05年生了孩子后,孩子身体不好,看病花不少钱,因为孩子的病,妻子和父亲起争执,妻子被父亲打了一巴掌,妻子和父母的关系更加雪上加霜,我那时候几乎不想回去,就破罐子破摔,和一些损友,出去找小姐,做邪淫的事,有一次在损友的怂恿下和一个工厂的女工有了一夜情,在庙里(我住的是经忏道场) 有佛事就做佛事,没事做就打麻将、赌博,有的时候,还买鱼,买肉进来烧着吃,把佛门搞的乌烟瘴气,有的时候夜里还会出去到人家府上给死人念经,其实就是守灵,完全丧失了僧格,成了金钱的奴隶,佛门中的钱不好拿,家属不和,眷属斗争,孩子生病,这全是果报,我原来是一个很淳朴的人,入佛门后就变成这样一个五毒俱全的恶人。

06年我离开了是非之地,哥哥帮我贷款了4万用于创业,一年不到,全亏光了。07年初,一贫如洗,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就一部手机,我把手机卖了700元用于网络创业,每天早上下午晚上去网吧上网搞项目。岳父一直不满我搞网络,认为做网络没有发达,我也没别的路走,自己没有技能,也没有手艺,只有通过网络创业这条路来改变自己。有一天岳父喝了酒回来,又开始奚落我,我虽然没有本事,但也有自尊心,不想和他吵架,就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,岳父非要我听他训话,我也很生气,就和岳父打了起来,岳父和岳母两个人把我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,妻子在旁边拉他们也拉不住,我一直被打退到屋中央。身子也要倒了,随手拿了一张方凳抡到岳父脸上,岳父脸上流血了,他们也停止了进攻,因为这件事,我和妻子分开居住了,她住在娘家。过了不久 我的4万元贷款到期了,我身无分文,心急如焚,急的内出血,肠和胃,生出几个溃疡,家人借了3000元,送我住了院,住院一个星期,我就急忙出院,出院了又出去想办法借钱,去姑妈家,姑妈借了我几千元,我拿了仅有的4000元给了哥哥,本金根本还不了,后来哥哥找人筹钱替我还了银行的贷款,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,我根本没有退路,我体会到什么叫破釜沉舟,什么叫背水一战。为了解决上网难的问题,去电信局办了198元的电脑套餐,每月都是封顶413元,出院10天后,妻子回家一趟又和我吵了起来,孩子身体不好,还是为了钱的事,问我要钱,我说没有,我做网络这么久确实没有赚到什么钱,后来她就骂的很难听,我也是很倔的,之后她就冲上来和我撕拉,我们两个人扭打起来,被周围的邻居拉了开,我其实是很不想和女人动手的,妻子在我手臂上狠狠的留下了两排深深的牙印,那一刻我的肉体上感觉不了痛更多的是心痛,所以我更想在网络上有所成就,如果没有什么成绩,我的牺牲就白费了,我也不想被人看做废物,我要用自己的智慧赚钱,从那一刻我更加勤奋了,每天工作时间最少是14个小时,这段时间我也注重了心理调试,看了很多成功学著作,还有潜能学,家里的墙上被我贴了很多小纸条,我把短期目标写下来张贴在墙上。。。

过了一年多,在一些亲戚的劝说下,我和妻子和好了,妻子也回到了家,做回了女主人。也就是这一年,我的运气开始好转起来了,08年的时候,我把4万元贷款全还清了,09年的时候赚了20多万,我感觉赚钱和我参加壹基金有关,08年5月开始,每个月我都会给壹基金捐款,刚开始财力有限,只能捐几块钱,十块钱,后来就能捐到一百元,两三百,平常路上看到乞丐我也会随缘布施几块钱,这时候我心中已经没有佛教的概念,我不念佛,也不拜佛,也不诵咒,我感觉和佛教绝了缘,做事全凭自己良心在做,我把原来拥有的佛教书籍,全送给了人,我想过一种没有宗教信仰的生活。

也许是冥冥之中,善心的回归,09年底,接触了本地年轻学佛人士,我也开始积极的参与他们放生共修活动,他们不知道我的过去,还以为我很精进,哈,这段时间自己也开始素食了,但一过年应酬就把我的食素功夫破坏了,这段时间做了好多善事,以前的一些错误也设法补救,并且积极忏悔,有一日,梦到自己在原来呆的寺院大殿里,大殿门槛有膝盖这么高,我怎么迈都出不了大殿门,突然外面飞来了身高10米的韦陀菩萨,非常威武雄壮,我梦中哭了出来,对韦陀菩萨说,我苦啊!菩萨安慰我说,你的罪业没有了,我连忙给菩萨顶礼,在门槛上就顶礼了起来,然后我就自如的出了大殿门,原来得到韦陀菩萨的加持,让我可以出了大殿门,外面看到一张写缘台,上面有两本记录我功过的本子,一本记录我的善业,一本记录我的恶业,我想翻开看看我造的恶业本子,但没看清字。。。

10年6月份家里开始装修后,我就很少参加他们的共修了,但放生款还是按时打给他们,9月份我又开始虔诚的学佛了,精进念佛之后,自然持素,虽然人比黄花瘦,但内心充满着喜悦,11月断了淫欲,妻子有些不满,勉强做了一次味如嚼蜡,现在在家里,天天礼拜观世音菩萨,念诵大悲咒,拜八十八佛大忏悔文,我没有皈依,也不怎么喜欢到寺院里去,僧不僧俗不俗,很复杂的心态,我喜欢通过网络和佛友们交流,很奇怪,我这样一个没有皈依的人竟然也在虔诚的学佛,我连居士都称不上。

菩萨用这样的方式让我进了佛门,我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天方夜谈,但我所叙述的全是真事,忏悔往昔所造的一切恶业,愿众生都能够离苦得乐。

写于2011-1-5 10:44:04

下篇:我的故事,气功

来源:阳光随笔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ygszw.com/ygzt/227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相关文章

© 2019~2020 阳光随笔 版权所有 |

苏ICP备13019529号-6